首页 > ... >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及煤监体制建立20周年专题专栏

远去的煤矿事故 闪耀的煤监身影

作者:黄桂权 时间:2019年08月19日

序言

 

韶华易逝,初心无改。不知不觉中,随新世纪到来而诞生的煤监局,昂首阔步,已入成年。煤矿安全监察局成立的原因,现在很少有人探究了。当时,全国煤矿3万多处,产量10多亿吨,死亡人数近万,百万吨煤炭,要拿近10条鲜活的人命换取。死亡百人以上的事故时有发生,30人以上的特别重大事故屡见不鲜。触目惊心的数据,可以想见那沉甸甸的使命。不要带血的煤,就是当时最大的期盼。

蓦然回首,感慨万千,那几分磨难、几分坚毅,一点一滴,不觉涌上了心头。

 

一滴晶莹的泪珠

 

半个月来,一组这样的画面一再重演,一辆刚从煤矿回转的越野车正在山间奔驰,车上的几名监察员眯着双眼,借着汽车的颠簸,时梦时醒的小憩。

200410251650分,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打破宁静,看了看号码,办事处主任陈滨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,不详的预感,从心底升起。“12时,我矿白洞坪井下发生了大事故”,“啥事故不知道”,“多少人伤亡不知道”,“多少人遇险不知道”,清晰的对话声,在车内激荡。

“往事故矿赶”,司机小曾应了一声,心里一划算,山道弯弯,又多了一次长时间的夜行车。

2030分,待大家赶到煤矿,才发现情况比想象的更加严重,40多人涉险、中毒,甚至失踪生死不明。“肯定发生瓦斯爆炸事故,鉴于情况严重,建议指挥部立即召请专业救护队”。“田队长,请你们常德救护队立即赶到白洞坪井救援”,“锦亚,你曾当过救护队长,白洞坪井发生瓦斯爆炸事故,请你立即赶来”,一道道电话指令,从现场救援指挥部发出。

26日凌晨1时,救护队赶到现场,随即下井勘查。不久,更加令人不安的消息传到指挥部,救护队有同志遇险,具体情况不明。“我下去看看”,刚刚赶到的监察员陈锦亚说道。“好,自己注意安全”,陈滨叮嘱。

更多消息断续汇集,确认井下发生了煤尘瓦斯爆炸事故,中毒、遇险人员已全部撤退到安全地点,对7名失踪人员还在继续搜寻,井下巷道低矮,侦察检测发现大量一氧化碳。叠加的凶险,犹如多米诺骨牌,无形的躲在黑暗深处,等待救援过程中出现的小小失误,然后无限放大。

历经磨难,2916时,7名遇难人员全部运出,抢救工作宣告结束。

望着黑乎乎只剩下俩白眼珠的锦亚,一步一步慢慢挪出井口的身影,陈滨主任长久的担心才刚放下,陡然不觉鼻内一酸,连忙转头,一滴晶莹的泪珠,瞬息间悄然挂上眼角。

 

三盆清澈的凉水

 

2005326日,办事处改名监察分局,第一任局长贺德安走马上任。

新领导新思路,新领导新办法,第一次全体监察员会议前,大家对新领导的三把火有不同的猜想。

“同志们呐,你们做得很好了,成绩也是有目共睹,我这个新局长,初来乍到,没有什么三把火”,德安局长的眼神似乎穿透了每个人,以他当过教师特有的语调说道:“但是,我要给每位同志,包括我自己,送上三盆清澈的凉水”。

新鲜,新局长不烧三把火,还要送三盆凉水当见面礼。

看着大家疑惑的眼神,德安同志不紧不慢,继续说道:“第一盆水,送给大家洗洗脚,保持清爽,进退之间,把握分寸。谨记河边有水,行有所止,当去的地方坚决不回避,不当去的地方坚决不去。煤矿井下现场我们要经常去,煤矿老板们请的歌舞会场坚决不能去。第二盆水,送给大家洗洗手,保持清净,松紧之间,收放有度。谨记伸手必捉,取有所足,不当拿的坚决不拿,当拿的坚决握住。什么不当拿大家都知道就不讲了,制作文书的笔一定要拿稳,公正执法、严格执法的手不能抖动。第三盆水,送给大家洗洗头,保持清醒,得失之间,懂得取舍。谨记天道酬勤,知有所戒,该丢弃的幻想坚决去掉,该担当的责任坚决牢记。选择当煤监人,就要丢弃灯红酒绿填满欲壑的幻想,要把遏制煤矿事故,促进煤矿安全发展的责任,时刻印在脑海里”。最后,又补充道:“这就是我送给大家的三盆水,请大家收好,不时用一用。”

一直以来,常德分局每个人的心中,始终都保存着这三盆清澈的凉水。

 

一个陌生的电话

 

2007年仲春,漫山翠绿,正是踏春好时节。一个星期六的早上,大伙刚坐上汽车,准备赶往煤矿开展监察执法,刘友明局长的电话响了,一个陌生的号码,显现在手机屏上。会是谁?还在猜想着,一个稚嫩小女孩的哭声从电话中响起“刘伯伯,你给我爸爸请假,让我爸爸回来好不好!刘伯伯,你给我爸爸准假,我想他,我要她陪我去公园,我要她告作业…”。还在发愣的当口,电话里又传来中年女子的声音“刘局长,不好意思,诗诗不懂事,从永成忘在家里的电话号码本上翻到了您的号码,偷偷给您打电话,打搅您的工作了。“没有打搅”四个字刚说完,对方已挂了电话。

直到手机屏不再闪动,友明局长这才回过神来,是监察员张永成的女儿诗诗在要爸爸。暗自回味刚才的对话,思绪不禁纷至沓来:永成家住在远离分局两百多公里的张家界市,爱人在市郊上班,不满9岁的女儿在城内上学,八十高龄的父母远在三百多公里外的乡下,母亲生病后还在安慰他:“老三,你莫哭,我不会死的,你安心搞你的工作”;裴海清同志因井下湿滑,不小心摔伤了脚,走路一瘸一瘸,还要坚持上一线;当前煤矿监察工作任务重,煤矿事故多,“白+黑”是常态,星期六保证不休息,星期天休息不保证。

大家真的很久没过周末了,下个周末一定要安排大家都休息休息,都要回家看看老婆、孩子、老人。末了,友明局长还是一声叹息:唉,这还要煤矿好好配合,千万别出什么幺蛾子。

 

十根香甜的玉米

 

金秋时节,天清气爽。一行5人在车上一边眺望叠嶂山峦,一边讨论着此行目标,地处湖南、重庆、贵州交界之处的豹子洞煤矿,它在半山腰,翻五道山梁,走无数陡坡,耗费近3个小时方能到达。

随着眼前景色的变换,目的地越来越近。突然,一记高高的抛起,旋即又是重重的跌下,“哐当”一声,一个急刹车,又是“当、当、当”几声响,车子终于停稳了。司机小马双手紧握方向盘,额头上一层细珠陡现,背后忽觉冷风飕飕,心中暗道一声,好险,差一点点,就到悬崖绝壁之下了,下车趴在地下仔细看了看,向带队领导王世斌问道:“车子的减震钢板断了一块,路太烂了,怎么办”? “前不着村、后不着店,再来一次不容易,任务也紧。你先试试车子,看行不行”。“当、当、当”的声响,再次与山中的鸣虫一起合奏,小马试了几把车,回道:“勉强还能开,就是得慢点”。

下午一点多,终于到了目的地。几根木架,支着一个个小棚子,这是办公室,那是绞车房,远处角落的是工人宿舍。

监察员们弯腰低头,慢慢往井下走去,不时咚的一声,稍不留神,头上的矿帽又撞到顶上支架了,动画片中眼冒金星的场景真实再现。到达工人的作业点,置身其境,仿佛又回到了几百年前,采煤工人们头上的一束光柱被飞扬的煤尘笼罩成一团雾气,不停晃动,他们有的手执铁尖锄,横卧在地上,“叮叮叮”的挖煤炭,呈现出一幅人形啄木鸟图画;有的拖着竹篾做的煤篓子,在木制的轨道上,艰难爬行,神似幽冥河边的纤夫。

下午三点多出井后,大家正忙着讨论井下事故隐患时,一阵浓烈的香味飘了过来。不自觉的咽回口水,抬头一看,矿长正端着一盘烧玉米棒向这边走来,口里不停的道歉:“不好意思,你们一定饿坏了,矿上做饭一时也不赶急,这是我们自己种的玉米,烧熟的,这样比较快一点,大家压压胃”。

十根烧玉米棒,就在眼前,香气四溢,个别的稍微烧过了头,几许炭黑附着,更多的玉米粒金黄橙亮,煞是诱人。一口下去,满嘴余香。抹去嘴角的黑印,陈崎拍拍并不丰厚的肚子,感叹道:“十多年没吃了,比小时候吃的更香甜,真的解馋。”

 

结语

 

回望过去的岁月,一幕幕,常德监察分局几任领导亲历的几个场景,在眼前一闪而过,这是分局的一个个普通的缩影,也只是全国煤监人的一个个普通的缩影。

此刻,俯瞰全国现在的煤矿,数量已降到5600处,产量37亿吨,死亡人数降到350人以下,百万吨死亡率不足0.1,不及当初的2%30人上的特别重大事故已绝迹许久,煤炭生产机械化、自动化已经铺开,信息化、无人智能化已经启动,煤矿安全发展整体水平与发达国家不遑多让。常德监察分局辖区内的煤矿连续47个月实现零死亡,落后产能基本淘汰。

岁月是无情的看客,数据是公正的裁判。如果套用火箭军的誓言,我们煤监人当不辱“使命必达”这四个金色大字。

 

 

信息来源:常德分局 访问量: